Tina Wu Fredericks - Website 02 V2.jpg

投 Tina Wu Fredericks 一票, 2020年11月3日

帕薩迪娜學區董事會 (Pasadena Unified School Board)

 

經驗豐富的參政者

將為以下的項目奮鬥

。減少課班人數

。增多教師

。每一個學校都有圖書館員, 護士,保管員以及輔導員

。需有最高的安全標準才能 重開學校

讓我們把危機變成機會 去重新探討教育

因為我們的孩子們值得如此!

母親。教師。教育軟件設計師。政治活動家。

我為什麼參選

做了11年課班教師以及帕薩迪娜學區內的母親,我目睹資源短缺如何把財務負擔加到各學校的教師與家長身上:資助教室用品,聘請教師與員工。那是不公平的。讓我們把新冠病毒眾作為一個重組教育的機會。

邂逅吳天潔 (Tina Wu Fredericks)

為人母之前我是課班教員

正如許多這區內的成員,我是公立學校的產品。公立學校是民主的奠基石。我有聖地亞哥加大數學學士學位。三個學習階段:小學、初中、高中,我都教過。作為一個有認證的課班數學教師,我任教初中與高中,然後在帕薩迪娜聯合校區當三年級的助教。我熱衷教育,想看到我們校區內的學校都能成功。

為了校區內的家庭,活躍的父母請站起來

我屬於那些在鐘鳴之後還不離開的父母。我曾在Willard小學當活躍的自願家長,在多屆家長教員聯合會當主席、財務及立法倡導者。我的參與跨越了我女𠒇的學校。這就是為什麼當有一提案要在2020年開一家特許學校時,我在學校董事會上發言,質問這個提案並且再次現身稱讚社區領導的決定,以成立一個新的雙語方案取代了它。

 

有限的資源可令校方與家方對立。作為未來的理事,我要與家方合作,把他們聯合與組織起來,去爭取更多的資源,令所有的學生都能公平受益。

社會的參政者和社會聯盟建設者

隨著多年為有關健保、租客權益以及環保公義的政治參與以及立法行動後,我才了解到我們這些家長的一貫做法,在單一的學校募捐,其實都是教育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系統性問題。我因此把我的參與工作轉向教育。2019年, 我與一些社區領導們合夥,遊說我們的州議員立法去增加特許學校的問責度。今年,我參加了州際努力把提案列入公投:一個歷史性的機會,把數十億美元帶入加州的公立學校。請投15號提案贊成票!

announcementParty.jpg

課班人數要少

 我任教中學時,我的課班大多超過三十人。很難給每個學生他需要的關注。試想把課班人數從三十減低到二十五或二十。較小課班人數意味著對學生社會與學術方面的需求得到更多的關注。研究表明較小課班關係到較高的畢業率、學生參與以及自尊心。較小課班對貧窮與少數民族學生有成倍的正面影嚮。

每家學校有更多教員,以及一個圖書館員、護士、管理人和輔導員

 教師與職工的薪酬佔校區無下限資金80%以上。這就是為什麼在處理預算短缺時教師與職工首先被裁減的原因。可是教師與職工是為提供高質素教育的全面而基礎的支撐。特別是因為冠狀病毒而增加了的安全費用,我們再也不能在護士和管理人方面妥協了。我們需要他們做對抗冠狀病毒的安全與清潔的工作。需要輔導員來處理緊張、焦慮以及因冠狀病毒給家庭額外的經濟壓力。

重開學校所需的最高的標準

 當此冠狀病毒危機,保障帕薩迪娜聯合校區學校的安全能幫助保證全社區的安全。特別是當州郡政府的安全指令並沒有嚴厲執行,校區該推動自身的更安全的規則,包括供給口罩給僱員和學生,對每一個室內還是室外所需身體相隔距離定下規定,並且對冠狀病毒測驗與接觸追查提供計劃及撥款。

讓我們期待更多,因為我們的孩子值得

 與其他選民的經驗一樣,在我成長過程中,我的學校什麼都有: 音樂、藝術、圖書館員、護士和體育。他們本來就在那裡。我母親幫忙學校時也只不過為實地考察團做一個看護人而已。那時學校需要什麼就有什麼是正常的。如今的正常是公立學校沒有教育所需的基本構件。每一家學校都得為教室的設備和聘請職工籌款。結果是, 每一家學校的經費都有賴於學生家庭的時間與經濟資源。這是不公平的。最最糟糕的是,我們把這個當為正常了。

預算是我們價值的陳述。讓我們確保税款把公共教育列為優先。公立學校的資金大部分來自州政府,小部分來自聯邦政府。讓我們查一查州的預算和财政收入。自從1978年通過加州13號提案以來,加州從世界級學校降至平均每學生經費排名第41位。我們有歷史性的機會,用第15號提案帶給加州公立學校數十億元,此提案通過對6%的商業,特別是最大的公司的財產稅,產生給州更多的經費。請與我一起於2020年十一月公投讚同第15號提案罷。

聯邦政府也可以多做一些,特別是有關於特殊教育的經費。1975年殘疾人教育法案需要各州給殘疾兒童提供服務。相對與一般教育每一個學生需 $10,000,教育殘疾學生平均每人是$27,000。可是聯邦政府對特殊教育經費只做了百分比很少的貢獻。根據2020年1月10日出版的教育周刊的一篇文章,州政府特殊教育經費所需的130億美元,聯邦撥款只佔了12億。

我盼望有那麼的一天,正常是多錢而不是少錢,困難的決定並不是在開除,而是在聘請那一位老師。我們唯一能開始多得到公眾教育更多的經費,是期待更多,因為我們的孩子值得。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LinkedIn - White Circle
  • Twitter - White Circle

Paid for by Tina Fredericks for PUSD Board Member 2020 • FPPC ID #1421840